主页 > 买新房 > 迁安老农擅自下地干活大喇叭向全村检讨羞辱了谁
迁安老农擅自下地干活大喇叭向全村检讨羞辱了谁

  近日,有网友爆料,河北唐山迁安一位老农在疫情防控期间着急下地干活,被当地巡察人员看到并加以批评。老农被迫用大喇叭向全村村民自我批评道歉,称疫情很严重,自己对目前形势有点麻痹。

  只因下地干农活,迁安老农竟遭如此羞辱,实在让人不可理喻。网传视频中,老农痛心疾首的样子,也让许多网友都感到心疼,大家纷纷质疑,农民下地干活有什么问题吗?

  得承认,疫情期间,为了避免人员流动和聚集,防范病毒扩散,对农民下地采取一些限制措施,有时并非没有必要。此前,农业部和国家卫健委公布的《统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春季农业生产工作导则》(下面简称“导则”)也要求,封控区内人员原则上不能出门下地作业。而迁安因为疫情,目前全市被列为封控区,那名老农擅自下地干活,确实违反了相关防疫规定。

  不过,“导则”也同时规定,封控区在禁止农民下地的同时,也要做好相关服务,针对农民的春耕需求,“当地政府应当或采取口头约定、村集体代签等方式,与服务组织签订服务合同,委托服务组织开展代耕代种、深松整地、施肥打药等多环节托管或全程托管服务。”

  那么,迁安相关部门有没有做好封控区农民的春耕服务?从那名老农冒着违规的风险,也要下地耕作来看,答案并不乐观。可见,对于农民违反规定下田,不能简单把责任都归咎于个体的自私、不顾大局,更要拷问相关政府部门的责任。如果政府部门在春耕托管服务上存在失职,有什么资格指责农民擅自下地?

  人误地一时,地误人一年。眼下,谷雨已过,立夏将至,正是春季农业生产的关键时期。换言之,现在已经是种地最后的机会了,再不种真的就晚了。所以,农民心急如焚的心情,是可以理解的。避免农民违规下田,靠的不是严禁,而是疏导。对于国家关于春耕防疫的要求,地方政府不能选择性执行,只强调农民必须遵守的义务,而回避自身应当扛起的责任。

  让下地农民“公开检讨”,法律上没有赋予任何人、任何部门有这样的权力。恰恰相反,这种变相的公开示众,侵犯了公民的人格权,为法律所不容。从常识常情看,迁安这位老农单独下田劳作,也几乎不存在什么疫情传播风险,有必要上纲上线吗?至多批评教育一下,也就可以了,真正该检讨道歉的,是那些无视民生困苦,把春耕大计抛在脑后的地方官员们。

  同样在迁安,此前曾发生过为防止疫情扩散,将部分居民区的房门用铁丝绑住的魔幻新闻。针对此事,迁安官方曾公开承认做法简单、偏激,并信誓旦旦表示:将牢牢坚持人民至上、生命至上、科学防控,扎扎实实推进疫情防控工作。然而,从如今爆出的下地农民“公开检讨”事件看,迁安当地真的认真反思了吗?所谓“人民至上”到底又体现在什么地方?

  民以食为天,农时不等人,错过了春耕,农民一年收成就泡汤了。然而,今年疫情以来,部分农村地区的奇葩防控手段层出不穷,比如要求农民穿着防护服种地,给农民发春耕证等等。至于随意设卡拦截、不让农民下地,更是比比皆是。对此现象,国家相关部门三令五申制止,情况依然没有根本改观。

  在防疫上走极端,任意挥舞惩处的大棒严打农民“违规下地”,这不仅影响了春耕,影响农民生计,也危及国家粮食安全。对于这些违法滥权的行为,不能只在纸面上禁止,也不能只归咎于工作作风的简单粗暴,而应依法依纪严肃追责,让那些忽视和阻挠春耕生产的地方官员,付出应有的代价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